平凡文学 - 都市小说 - 小说女主来到我身边在线阅读 - 第20章,终于中风了?

第20章,终于中风了?

        “女儿,你们这是在干嘛?”看完视频后,张秦天终于是忍不住询问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同时略带敌意的看向林凡,“还有,他是谁?”

        看着对自己怀有敌意的中年男人,林凡眉头微挑。

        果然是他前世那风流充满大男子主义的父亲,他和母亲两人还真是孽缘。

        剪不断理还乱,林凡懒得解释,对张妙依笑道:“师父,这个视频虽然是手机拍的,但视频效果还挺不错的,如果你也满意的话,就上传到你的短视频账号上试试反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先去帮妈做饭了。”语罢,林凡便转身朝别墅内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师父?他为什么喊我女儿师父?

        还有,他妈是谁?为什么往我家的里面走?

        张秦天此时一头雾水,本想着女儿应该能帮他解答这些疑惑。

        却不曾想,张妙依此时压根就没听他刚刚说的话,只顾着兴奋的观看林凡拍摄的视频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效果哪叫还挺不错的,那叫无懈可击好嘛!

        徒弟说的对,赶紧上传到网上看看反响怎么样。

        想到这,张妙依迫不及待的拿着林凡的手机就跑回了别墅内。

        张秦天提着水箱孤零零的杵在原地。

        落寞吗?其实有点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张秦天已经习惯了在家里被这么无视。

        短暂的停留过后,还是拎着这一天的收获迈步朝别墅内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婆,我今天钓了一箱黑雕!”张秦天兴奋的高喊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还黑雕?我看你就是个沙雕!”厨房内,温婉如毫不留情的吐槽道:“我不是让你不要把钓的鱼带回家里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张秦天每天都把钓的鱼带回家里,再好的鱼也吃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温婉如之前就跟张秦天说好了,以后钓的鱼送人或者卖了都行,就是不要带回家里。

        对于自己老婆的吐槽,张秦天显然早已经习惯了,嘿嘿笑道:“就留了条大的不舍得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也行,正好给我儿子尝尝鲜。”温婉如心想她们确实吃腻了,但林凡刚来还没怎么吃过这种野生的高品质海鱼。

        走出厨房拎过张秦天手中的水箱,只不过站在张秦天的面前时,温婉如明显的皱皱鼻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快去洗个澡,一身的鱼腥味,别熏到我儿子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看了眼厨房内那个帮忙切菜的青年身影,张秦天终于能确定之前这个青年口中喊的妈就是自己的老婆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婆,那个小伙子是谁?”张秦天皱眉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是说了吗?我儿子。”温婉如啥也没解释,拎着水箱就回到了厨房。

        宠溺的朝林凡笑道:“小凡,鱼你喜欢怎么吃?清蒸还是红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都行。”林凡单纯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眼前这母慈子孝的一幕,张秦天有些茫然,他什么时候多了这么大一个儿子?

        不过温婉如最讨厌的就是在做饭的时候被人打扰,所以他也非常识趣的没有再问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是打算先去洗过澡,待会吃饭的时候再问。

        自始至终林凡都在关注着两人的相处方式,现在可以非常肯定温婉如才是真正的一家之主。

        前世男强女弱,这一世女强男弱,倒也公平。

        别墅三楼最大的那间主卧就是张秦天和温婉如的房间。

        张秦天洗好澡下到二楼时,张妙依的房间是开着的,张妙依正坐在电脑前捣鼓着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便寻思着从女儿那询问一下厨房那个青年是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彭彭!”张秦天敲了敲房门,“女儿,我能进来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妙依扭头看向自己的老父亲,疑惑道:“有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见状,张秦天心感无奈,自从女儿长大后,真是一点都不待见他这个老父亲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还是怀念小的时候,要是女儿永远都不长大就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只不过那终究只是每一个老父亲的美好幻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确实有事想问问你。”张秦天站在门口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进来说吧。”张妙依将梳妆台前的椅子搬了出来,她现在正巧在等待视频上传完成,所以也没有事。

        走进房间在椅子上坐下后,张秦天感觉心里涩涩的,自从女儿长大后,不仅进房间要敲门得到允许,就连床都不能坐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爸,有什么事你问。”说话间,张妙依翘起二郎腿,并且从电脑桌的抽屉里拿出了一包薯片吃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张妙依这幅懒散悠哉的模样,张秦天很想像小时候一样教导女儿饭前不要吃零食,但终究时间不同了,只能把这些话都咽回了肚子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就想问问,我们家多出的这个小伙子是谁?”

        张秦天一脸疑惑的看着张妙依,家里多出的这个青年实在是太可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完全就融入到了整个家庭里来,太自如了,就像主人一样,根本就不像是一个来做客的客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反倒显得他有点大惊小怪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林凡啊!他可不是什么外人,他是我徒弟,我妈的干儿子。”张妙依张口吃了片薯片,解释的有些漫不经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徒弟?干儿子?”张秦天迷惑了,这都什么辈分?

        见老父亲完全搞不清状况的模样,张妙依索性从第一次见到林凡开始说起。

        待张妙依完全解释清楚后,张秦天这才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感情林凡根本就不是一个青年,而是一个还在读高中的青少年。

        说白了,可以算是他们家收养的一个儿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在确定林凡不是女儿的男朋友,也不是老婆的私生子后,张秦天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增加一个家庭成员这么大的事情,怎么一个两个的也不和他商量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好歹他也是明面上的一家之主。

        回想起刚才林凡无视他的举动,张秦天有些生气,待会吃饭的时候非得给林凡一个下马威,让他知道谁才是一家之主。

        约莫一个多小时后,菜都做好了,一家四口整整齐齐的坐在餐桌前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凡坐在张妙依和温婉如的中间,张秦天坐在温婉如的身边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一桌都快摆不下的美味佳肴,张秦天还是略微感到有些惊讶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看来林凡这个干儿子在妻子心中的地位不一般,那他待会还要不要给林凡一个下马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咦~”只要一想到后果,他就忍不住颤抖了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仿佛已经看到妻子之后会怎么收拾他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想想还是算了,别逞什么一家之主的威风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温婉如见身旁的张秦天突然身体颤抖了一下,忍不住调侃道:“怎么?终于中风了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