平凡文学 - 都市小说 - 转正难,千亿总裁面临辞退在线阅读 - 第四章 我的女人

第四章 我的女人

        男人头发未干,晶莹的水珠一滴滴顺着脖颈流过高挺的胸脯来到线条分明的人鱼线,清晰可见的六块腹肌赤裸的暴露在空气中,晃动的手臂展现出优美的肌肉轮廓,长年累月健身的痕迹一览无余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你你……”        付知宁一时间没反应过来,“你怎么在这?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屹泽眼神飘过女孩两只赤裸的细嫩纤足,闪过难以察觉的不悦,手里利落地削着水果,“这是我家。”    丫头愣愣的没反应过来,“去洗漱一下,我一会送你回去,卫生间在那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付知宁顺着男人手指的方向大步流星躲进了卫生间,快速冲了个澡,拿着林屹泽挤好牙膏的牙刷开始洗漱,这里东西都收纳的十分规整,毛巾还带着洗衣粉的芳香,边边角角毫无灰尘,看不出有其他人住过的迹象,她怀疑这男人有轻度洁癖。

        迅速捯饬一下头发,她穿上昨天的衣服走到餐厅,林屹泽已经准备了早餐,坐在那里端正地喝咖啡,餐桌上简简单单的样式,水果沙拉、火腿三明治,欧姆蛋还有牛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先把这个喝了。”    付知宁一口闷了男人递过来的醒酒汤,默默拉椅子坐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昨天晚上…...”    她戳了一块苹果支支吾吾地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昨天晚上你进了警察局,是我给你捞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准确的说,是抱出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我……有说什么不该说的吗?”    她完全不记得昨天有没有耍酒疯,忐忑地咔吱咔吱嚼碎了嘴里的果肉。

        你喝多了抱着我又哭又闹还打人,最可气的是还骂我,搞得我一晚上没睡好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。”    男人面色毫无波澜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抱歉,借住一晚给你添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林小姐准备怎么报答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付知宁咬住嘴唇,心里嘀咕倒霉又被男人抓到了借口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她半天没动静出神地用叉子戳着盘里的煎蛋,林屹泽自顾自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下个月底我爸生日,之后我会正式跟他们明确不会跟你订婚,在此之前还麻烦付小姐管理好自己的人际关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虽然我们的关系没有完全正式公开,城里地大门大户多数有所耳闻,我林家是要面子的。你是有男朋友也好还是情人也罢,我都不介意,只是不要太明目张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到男人终于松口提出退婚的事情,付知宁对突如其来的礼物难掩喜悦,开心地点点头,至于林屹泽后面说的那些,左耳朵进,右耳朵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没问题,希望你也如此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吃完饭,男人换了一套正装驱车送她回到城西的住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以后不要在外面喝酒,少去人多的地方瞎混,我没时间天天去警察局接酒鬼。”        林屹泽临走时还不忘嘲讽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付知宁回到温馨的房间愉快地补了个觉,昨天给家里的阿姨放了假,晚上她点了外卖吃完坐在沙发上试图唤起昨晚失去的记忆。

        手机响起,宋语菡打电话过来问起进警局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没事,就是几个同学在聚会上多喝了点,不过你怎么知道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今天参加电视台中秋晚宴,你家林总特意让助理走过来告诉我,还说要是敢带你出去喝酒就停了我的通告,到底你是我老板还是他是我老板,我感到了暴力威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付知宁给她吃了一粒安心药,“放心,有我在,他最多吓唬吓唬你,不会真的对你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就好,上次绯闻的事情他没雪藏我,我已经很谢天谢地了。”        聊了几句听付知宁语气扭捏,宋语菡八卦基因发作追问道:“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没告诉我,嗯?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姐妹讲了完整版经过,宋语菡在电话那头激动地大叫,“什么!所以你已经登堂入室还跟和林总共度良宵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呸,什么共度良宵,我喝多了就睡着了,不记得他睡在哪里,肯定是去了客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今天上午醒来的时候,床上折腾的乱七八糟,完全看不出旁边有没有人睡过的痕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哟~,别害羞啊,就算一张床又怎么样,你们可是未婚夫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澄清一下,明明是要退婚的未婚夫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付知宁打断了好友的调侃,两人东聊西聊说了半天,宋语菡好不容易休息,两人约好了明天出门逛逛。

        ————分割线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  上北区,周氏旗下最大的ktv夜魅装修开业。

        周铭杰剪完彩,带着兄弟们进了vip包房,“今天大家随意,敞开了喝,都包在我周某人身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酒过三巡,林屹泽才到,说了句恭喜,自罚三杯以表歉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林总,你这放假还天天加班加点的为公司奉献,整个一工作狂。”    周铭杰嬉皮笑脸地搂着兄弟肩膀,“大好年华,花前月下,纸醉金迷才是惬意的生活。”    说着他把手里的洋酒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是你。”    林屹泽夹了块晶莹剔透的冰球丢进酒杯,举起来在幽暗的灯光下来回摇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看你最近愁眉苦脸的样子,要不给你找个顺条的泄泄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屹泽向来洁身自好,对私生活混乱嗤之以鼻,有需求都是自己动手解决,他摆摆手拒绝道:“大可不必,你自己留着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周铭杰哈哈大笑,“不错啊兄弟,顶得住诱惑,你这模样不愧是订了婚有媳妇儿的人,思想觉悟很高呀!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屹泽无视好友的戏弄,怅然若失地喝了几杯威士忌,看了眼手表,指针快到十一点了,他拿起外套刚想起身离开,ktv经理着急忙慌闯进来凑在周铭杰耳边嘀嘀咕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周总,不好了!二层公共区有客人打起来啦,您快去看看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靠,老子第一天开门,就有人砸场子,我倒要看看是哪个不长眼的孙子。”    周铭杰挽起袖子怒气冲冲带着几个彪形大汉冲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周铭杰号称“夜场一哥”,家里产业经营大多是酒吧夜店、饭店、合法赌场还有一些娱乐休闲场所。从小就见惯了社会各界的三教九流,打架如同家常便饭,一个人对打七八个彪形大汉不成问题。再加上家里祖辈都是有钱人,平日里结识的都是富家子弟,所以很少有人敢如此大胆的挑衅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屹泽跟周围人打了个招呼先行离去,他慢悠悠地走到二楼大厅,大老远就看到一群看客围着两个小姑娘,旁边还有三四个不着调的暴发户小子和周铭杰扯着嗓子大声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子管你是谁,我碰自己的女人用你多嘴!”    男人粗鲁地抓住女孩纤细的手腕就要往外走,另外几个人小弟也用力拖着另一个死命挣扎的女孩。

        楼梯旁看热闹的几人站在一边说:“这不就是强买强卖的戏码,肯定是看上了人家,小姑娘不乐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,就那个红衣服的好像还是个小明星吧,前几天不是说和林氏集团的总裁有一腿,怎么又和这几个混蛋走到一起了,不会这么快就被金主抛弃了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屹泽听到这,忽然意识到什么,猛得反应过来,急忙朝着人群跑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一眼就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——付知宁。

        还没等周铭杰看清,林屹泽冲过来一个拳头上去就把带头闹事的黄毛打倒在地上,对方踉踉跄跄没有站起来,挥拳接连又是几下,周围几个人放开宋语菡不管不顾冲上去就要打群架。

        周铭杰一看林屹泽这架势,让保镖直接过去三两下把人收拾了都死死按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靠,你敢打我们,信不信你这个店明天就关门!”    黄毛小子挨了几下,一脸不服气,鼻青脸肿地嚷嚷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屹泽怒气难掩,弯下腰抓住他领子又给了一巴掌,这一掌下去打得对方嘴角吐血,一句整话都支支吾吾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压低嗓门阴冷地质问道,“什么时候我的人成了你的女人?”    顺带着刹那间卸了碰过付知宁的那只右胳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啊啊!”    黄毛发出一声惨绝人寰的哀叫。

        周铭杰看林屹泽有些失控,劝他带人先走,目送着林屹泽扛起地上一脸震惊的付知宁走出人群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站在后面挥手,“弟妹,咱下次再正式打招呼哈~”

        叫人扶起失魂落魄的宋语菡一并离开,吩咐手下人把几个闹事的扔到了地下室,驱散了人群,众人出入这种地方见怪不怪,继续回去享受醉生梦死的世界。

        周铭杰拿起吧台上的酒瓶子走到地下室,坚硬的皮鞋底一脚用力踩在黄毛脑袋上,男人接连吐了几口鲜血,两只眼睛瞪得溜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喝了几口酒,砸碎了玻璃瓶,玻璃碴子四溅。周铭杰扭了扭脖子,活动了一下筋骨,指关节发出咯吱的声响,凶神恶煞地笑着说:“本来今天晚上小爷打算玩得开心点,既然被你搅了局,你可得陪我好好锻炼锻炼身体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另一边,被带走的付知宁坐在车上半晌还没缓过神儿,本来只是陪收到开业邀请函的宋语菡出来看看热闹,谁知道刚进门就被几个男人缠住,对方还动手动脚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林屹泽冲过来打人她就彻底懵了,付知宁小心翼翼转头看向后座一言不发的男人,脸色难看的要吃人,自己辩解的话又吞回了肚子里。

        司机把车停到车库,熄了火就逃离了,剩下后座两个沉默不语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车里的气息抑压得能憋死人,付知宁觉得喘气都费劲,大口呼吸间闻到男人身上的酒味,怕他一会儿大发雷霆。

        三十六计,走为上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林先生早点休息,我就先回去了。”    说完女孩打开车门撒腿就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