平凡文学 - 玄幻小说 - ????????????????С????????????????在线阅读 - 第2105章 狗腿子

第2105章 狗腿子

        入夜。

        李家据地。

        灯火亮起,玄武宗主和王腾两人已经离开,回了玄武宗。

        有着夜伏症的闻人越秀却是留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本,傍晚之时,闻人越秀乘坐马车是要准备回府的,不过,半路上被玄武宗主碰瓷,又被儒首带到了李家据地,再想回去,已来不及。

        入夜之后,闻人氏的人,必须待在绝对安全的地方。

        很显然,有儒首坐镇的李家据地,就是全天下最安全的地方。

        夜色下,闻人越秀坐在正堂中,安静地喝着茶,双眼虽是睁着,却是没有任何焦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闻人姑娘,时间已不早,先去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桌案对面,李幼薇看了一眼外面的天色,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闻人越秀端着茶杯,喝了一口茶,没有任何反应。

        李幼薇愣了一下,很快反应过来,差点忘了,夜伏症的人,到了夜晚,不仅双目不能视物,其他四感也会大为衰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李家姐姐,你是在和我说话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对面,闻人越秀听到有人似乎在她说话,歉意地问道,“抱歉,我现在听不清姐姐在说什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幼薇闻言,沉默下来,旋即起身,迈步上前,伸手将其扶起。

        正堂外,儒首、法儒两个老头子还在月下喝着茶,吹着夜风,好不自在。

        院中,文修儒则是在刻苦练剑,当然,说刻苦,也有点不合适,偶尔刻苦一次,最多只能说是心血来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幼微丫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幼薇扶着闻人越秀走出正堂后,法儒看到两人,随口问道,“这么早就休息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送闻人姑娘回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幼薇淡淡道,“至于我,事情还没做完,忙得很,哪有时间休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李幼薇没有再理会两个碍眼的老头,扶着闻人越秀朝着隔壁的房间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幼微丫头,很有性格。”法儒一脸无奈地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丫头,真是一点面子都不给他,再怎么说他也是忘语的授业恩师,如师如父啊!

        “跟着那小家伙一起长大的人,怎么可能会没有性格,近朱者赤近墨者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石桌对面,孔丘微笑道,“指望这丫头像其他后辈一样对我们毕恭毕敬,那是不可能的,咱们可没有那么大的面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人说话时,隔壁房间,李幼薇扶着闻人越秀走入,亲自铺好床铺,将其扶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李家姐姐,给你添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闻人越秀双目无光地坐在床榻上,下意识侧耳,歉意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客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幼薇神色平静地应了一句,目光注视着眼前女子,轻叹道,“希望夜昙花能找到吧,这样,闻人姑娘便有机会像正常人一样生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李家姐姐在说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闻人越秀听到非常细微的声音传来,却听不清具体的话语,不解地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什么,闻人姑娘早些休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幼薇应了一声,旋即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房间中,闻人越秀察觉到李家姐姐似乎走了,伸手摸了摸,沉默片刻,旋即躺下了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房间外,李幼薇走出,目光看着前方石桌前的两个老头,开口问道,“儒首,夜昙花真的能治好闻人氏的夜伏症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清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孔丘轻轻摇了摇头,应道,“不过,闻人无缺既然说有七成把握,那就应该可以,毕竟,闻人氏数百年来一直在寻找治疗夜伏症的办法,他们比老朽更有发言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语落,孔丘放下手中的茶杯,询问道,“此前,李家转移龙脉之时,有一位葛姓的老者出现,李家寻找夜昙花,就是为了他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幼薇没有隐瞒,点头应道,“葛老大限将至,若有夜昙花,或许能让葛老多撑几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昙花,本就是昙花一现,你们竟然想用夜昙花为他人续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孔丘感慨道,“为了那短暂的几日,耗费如此多的人力物力,值得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值不值得,只有愿不愿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幼薇平静道,“哪怕只有几日,也要去找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到这里,李幼薇语气一顿,继续道,“如今,除了为了给葛老续命之外,李家寻找夜昙花,又多了一个目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说闻人丫头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孔丘轻声道,“老朽正想说此事,幼微丫头你也看到了,闻人氏受夜伏症困扰多年,若李家寻到夜昙花,还请帮帮他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此事,我李家会和闻人氏商议,儒首不必挂怀。”李幼薇随口回答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幼微丫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孔丘看着眼前李家长女不上心的样子,很是贴心地提醒道,“闻人无缺曾为儒门掌尊,武学天赋虽不如陈巧儿他们这一代如此出类拔萃,但是,闻人无缺的奇门之术,十分厉害,对李家而言,应该帮助不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儒首放心,夜昙花的事,李家会尽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幼薇听到儒首的提醒,态度立刻发生改变,语气坚定地应了一句,刚要继续说什么,目光看了一眼后方的房间,问道,“差点忘了,儒首,闻人无缺老前辈既然曾为儒门掌尊,那闻人姑娘,应该也不是普通人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孔丘点头应道,“闻人丫头的武学天赋,远在她祖父之上,只是受到夜伏症困扰,不敢显露武学,以免招惹麻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幼薇脸上露出一抹笑意,说道,“夜昙花一事,儒首尽可放心,只是它存在,李家掘地三尺也会将它找出来,对了,儒首,您明日去看望闻人老前辈时,我也跟着一起去吧,带点礼物,聊表心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石桌前,孔丘、法儒两人对视一眼,脸上皆露出了无奈之色。

        看这态度变的,简直比翻书还快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夜无话。

        翌日,天方亮,李家据地前,下人备好马车,李幼薇带上一个轻纱斗笠,遮住面容,和儒首等人相继上了马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李家姐,呸,闻人姐姐,等等我,等等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时,府邸外,一袭墨白长袍的王腾匆匆跑来,急声喊道,“我也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后方,玄武宗主同样不顾形象地跟着跑来,匆忙的神情,哪还有半点一宗之主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要有机缘,形象算个屁啊!

        这几天,他不是什么玄武宗主,也不是什么五境大修行者,就只是儒首的马仔、狗腿子!